现成新加坡公司
现成香港公司
香港公司注册
离岸公司注册

跨境融资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恒信泰富 > 跨境融资 > 正文

跨境融资人民币担保业务规范

作者:恒信泰富 日期:2014-12-26 浏览次数:
    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伴随稳健货币政策实施及跨境人民币政策逐步发展,应秉持鼓励发展与限制规范并重原则,使该业务能够真正促进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并更好地发挥人民币计价货币的职能。
  
    试点以来,随着制度框架的逐步完善,人民银行对跨境人民币业务主管职责得以进一步明确,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不再纳入现行外债管理及担保余额管理。在稳健货币政策实施及流动性紧缩背景下,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得以迅速发展。尽管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在境内外资金监测及使用过程中存在一定问题,但整体风险可控,结算银行应在保证企业开展真实业务背景的前提下加强审核监测并严格资金贷后管理,同时亟须业务主管部门从多角度出发加强对业务的规范管理。
  
    业务发展迅速
  
    跨境融资性担保业务包括境外对内和境内对外担保两种(即“外保内贷”和“内保外贷”),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即境内外担保银行以人民币作为担保依据(如开立融资性保函或备用信用证)的计价货币。
  
    试点以来,大连市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发展迅速,且明显呈现单笔担保金额大、笔数增加的特点。从业务担保方式来看,基本上均为境内外母子公司之间的担保,其具体方式为:母公司保证书或质押——担保银行保函或备用信用证——债权银行发放贷款。
  
    第一,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能真正满足企业融资需求。一方面,“内保外贷”业务可使境外企业以低于境内150bp~200bp美元融资利率的差异获取境外低融资成本优势,相比于海外代付等价格也较优惠;另一方面,在不占用或只占用境内企业较少流动资金的情况下,“内保外贷”业务仍能帮助企业获得一定收益,而且通过配合远期汇率工具,企业还可获得人民币升值收益。第二,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不实行额度限制,银行业务开展空间更大。第三,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更易满足银行多项考核指标要求,并增加银行收益。从目前已发生业务看,融资性担保期限以1年或3年为主,除需对保证金存款计付利息,银行可在此过程中获得1.5‰的保函开立手续费,并满足自身国际业务及存款等指标的考核。在市场流动性紧缩情况下,既满足了外向企业真正融资需求,银行也维持了客户,并获得手续费等收益。
  
    潜在风险
  
    目前辖内发生的跨境人民币项融资性担保业务开展需向人民银行备案并进行RCPMIS系统信息报送,业务整体风险可控。然而,由于不受额度限制,境内银行在业务真实性、事前审核等规范方面仍存在一定风险。
  
    首先,从交易真实性角度看,易发生非真实背景业务。一方面,业务可以满足企业真正融资需求,但在人民币升值预期及境内外融资成本仍存在差异情况下,部分企业可能通过该业务赚取境内外利差和汇差,比如将境外贷款调入内地结汇,反复多次办理“内保外贷”,或将境外贷款用于支付进口货款,借助境内外人民币成本价差并配合境外人民币NDF等产品,获取人民币升值的收益及汇差,扰乱境内外资金市场,也易加大外汇储备压力。同时,一旦人民币贬值,人民币升值背景下催生并迅速发展的该业务也将面临隐忧。另一方面,由于担保和贷款往往境内外分离,资金可通过多种隐蔽手段进行跨境间调拨,比如“外保内贷”资金流向房地产企业等,实际贷款银行对贷款资金流向及贷后管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也易加大热钱流入风险。另外,部分“内保外贷”业务是为了实现政府招商引资考核指标,部分有境内投资需求的企业通过“全额保证金存款质押——境外银行向境外子公司放贷——贷款以外债或增资等途径汇回”的方式,资金的跨境并非出于真实的业务背景发生。
  
    其次,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易造成国内资金市场混乱,规避国内规模控制,影响宏观货币政策调控效果。由于稳健货币政策及信贷规模调控,部分境内企业实际融资需求较难实现,借助与境外关联公司或子公司“内保外贷”业务的联动,通过预收货款、借款追偿等路径将境外贷款资金汇回境内满足其流动性资金周转需求,易造成国内资金流动性压力加大,从而抵消国内宏观货币政策的调控效果。另外,目前辖内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其实际贷款人或担保人均为银行机构,关于非银行机构的担保尚未明确,对这部分业务担保履约后资金的跨境使用等也无相关规定,一定程度上也会加大资金流动性压力。
  
    第三,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更易加大债务违约、期限币种错配等风险,并对银行经营产生潜在影响。一是该业务中被担保人不受与反担保人股权关系、净资产比例等的限制,贷后资金审核的难度及债务违约风险增加。二是该业务使主合同与担保合同之间币种交叉的问题不可避免,随着愈来愈多银行及企业开展这一业务,国内或有外债规模将扩大,或有负债逐步外币化,而资产等仍以本币为主,更易加大货币错配风险,也不利于我国外债管理。三是对银行偿债及经营能力产生潜在影响。
  
    第四,从操作层面看,相关监管手段过于宽松,并缺乏相应事前监测机制。一是人民银行对于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业务的管理相对宽松,除不受担保额度限制,银行只需将业务信息进行RCPMIS系统报送及简单备案,风险把控的主要职责在银行,容易造成不同银行之间主观风险把控程度不同及因此产生的企业投机。二是对于企业之间的跨境人民币融资性担保目前尚无相关规定,此种背景下,企业的资信及经营情况仅由境内外债权人进行审核,缺少事前监测,仅在担保发生履约、涉及人民币资金跨境时结算银行才履行资金审核职责,业务隐蔽性也易加大债务风险。